<rp id="1th2j"></rp>
<th id="1th2j"></th>

    1. <dd id="1th2j"></dd>
    2. <em id="1th2j"><ruby id="1th2j"><u id="1th2j"></u></ruby></em>
      1. 我國機電外貿形勢分析:出口總體有韌性,但恢復力度偏弱

        2020-08-04 14:49:49

        文/ 高士旺

        (作者單位: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



        據中國海關統計,2020年1—6月,我國機電產品進出口總值為10 592億美元,同比下降4.2%,占我國貨物貿易總額的52.2%。其中,出口額為6 436.4億美元,同比下降5.5%(凈減少391億美元),占我國外貿總出口額的58.6%;進口額為4 155.6億美元,同比下降2.1%,占我國外貿總進口額的44.6%;貿易順差為2 280.8億美元。機電產品出口、進口表現均優于外貿總體情況。


        2020年上半年,我國機電外貿總體表現出明顯的結構性特點:疫情刺激需求導致計算機出口增長,但大多數商品出口普遍性回落;對歐洲、美國等疫情嚴重國家和地區的出口回落,但對東盟出口保持增長;整機出口回落,但零部件出口提升。從月度表現看,2020年6月,我國機電產品出口額為1241億美元,同比增長1.8%;進口額為777.8億美元,同比上升7.5%。

        受國內疫情導致的復工復產和產能緩慢爬坡影響,2020年第一季度,我國機電產品出口額同比下降13.4%,相當于完整損失12天的產能與出口額;盡管4月機電產品出口額同比增長5.2%,但3—6月機電產品合計出口額比2019年同期下降了1.1%。這在抓緊復工復產和交貨的情況下,顯得力度不足。


        重點市場:歐美下降,東盟增長


        2002年前5個月,我國機電產品對美國、日本、韓國、德國出口下降,拖累機電產品整體出口下滑;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出口額同比下降1%,占機電產品出口總額的28.54%,表現好于總體情況;對東盟出口額同比增長3.5%,其中對越南出口增幅明顯。

        進口方面,2020年1—5月,我國機電產品自韓國、日本、德國、美國的進口額均出現下滑,其中自美國進口額同比下降17.2%,進一步拖累了我國機電產品進口整體水平;自東盟國家進口額同比增長12.6%,其中自馬來西亞、越南、泰國、新加坡的進口額均有一定程度的增長;自越南進口額同比上漲58%,與2019年同期相比增長明顯。

        美國:雙邊貿易降幅明顯

        美國是我國機電產品出口最大的目標市場。2020年1—5月,我國機電產品對美國出口額為854.5億美元,同比下降14.5%;自美國進口額為245.4億美元,同比下降17.2%,表現明顯弱于機電外貿總體情況。

        根據中美經貿第一階段協議,美國對價值約1600億美元(List4b)自中國進口的商品不再加征關稅;自2020年2月14日起,將價值3000億美元的清單商品已加征稅率從15%調低至7.5%;此前價值2500億美元的商品仍按25%的稅率加征關稅。不加征關稅清單為自中國進口比重超過75%的商品,涉及手機、計算機、游戲機等信息技術產品,以及電風扇、洗衣機、榨汁機、微波爐、揚聲器、電視機等少部分類別商品,我國大多數機電產品對美國出口依然被加征25%或7.5%的關稅,機電產品對美國出口壓力仍存。

        美國在我國機電產品進口市場中排名第6位。2019年以來,我國機電產品自美國進口額保持兩位數左右的同比降幅,其中5月同比下降17.4%;主要進口產品為集成電路、越野車和零部件。

        韓國:半導體尤其存儲芯片和液晶顯示板依賴進口

        2020年1—5月,中韓機電產品貿易總額為697.6億美元,同比下降6.3%,占雙方貨物貿易總額的64.6%。其中,我國機電產品對韓國出口額為246億美元,同比下降7%;我國機電產品自韓國進口額為451.6億美元,同比下降5.9%;貿易逆差為205.6億美元。

        我國是全球電子信息產品制造和出口大國,但手機、計算機、電視機等產品所需的集成電路仍嚴重依賴進口,而韓國是我國存儲芯片進口的主要來源地。2020年前5個月,我國集成電路自韓國進口額為255億美元,同比小幅下降0.4%,占自韓國進口機電產品總額的56.4%。韓國以20.3%的份額位列我國集成電路進口第二大來源地。

        德國:進口汽車第一來源國,雙邊貿易下降

        據中國海關統計,2020年1—5月,我國機電產品對歐洲出口額為1 091.2億美元,占我國機電產品總出口額的20.9%;自歐洲進口額為576.8億美元,占我國機電產品總進口額的18.7%。其中,德國是我國在歐洲最重要的貿易伙伴,我國對德國的機電貿易呈現逆差。2020年1—5月,我國機電產品對德國出口額為194.8億美元,同比下降8.2%;自德國進口額為258億美元,同比下降20.4%。

        我國對德國主要出口計算機、手機、燈具、汽車零部件、蓄電池、半導體器件、電熱水器、印刷機等機電產品。我國自德國主要進口汽車、汽車零部件、航天器、機械、儀器、閥門類、醫療儀器等機電產品。德國是我國進口汽車第一來源國。2019年,我國自德國進口汽車金額為138億美元,占機電產品總進口額的29.4%。德國更是我國機電產品自歐盟進口的最大來源國,2019年占我國自歐盟進口機電產品總額的40%以上。

        越南:出口持續高速增長

        越南是我國對東盟出口的第一大國。2020年前5個月,我國機電產品對越南出口額達216.3億美元,同比增長14.9%,使越南超越德國,進入我國出口市場前5名。其中,集成電路(已占我國機電產品對越南出口額的30%以上)出口拉動作用明顯。同期,我國機電產品自越南進口額為172.1億美元,同比增長58%。

        我國集成電路對越南出口的大幅增長始于2016年8月,當月出口額突破1億美元(此前徘徊在5000萬美元左右),達到1.18億美元;2020年5月,出口額達到11.9億美元的單月最高水平,月度同比增長率基本保持在30%以上。越南在我國集成電路出口市場中的排名從2017年年初的第5位上升到2020年5月的第3位。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重點市場是印度。該國對手機及關鍵部件、家電等產品持續提升關稅,導致我國機電產品對其出口額繼續回落,2020年前5個月降幅為24.3%,在我國機電產品前十大出口市場中降幅最大。

        2020年6月初,受國際油價下降拖累的沙特也提出將對汽車、家電等廣泛的產品加征進口關稅。此前,土耳其也對部分機電商品提高了進口關稅。

        機電外貿的突出問題


        根據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以下簡稱“機電商會”)對20余個細分行業的判斷,2020年全年機電產品出口額依然面臨保增長壓力,降幅將達5%左右;由于機電產品進口與出口的高度關聯性,同時基于中國擴大開放、進口基數較低等因素,2020年全年機電產品進口額僅將小幅回落或持平。

        民營企業進出口穩定,但訂單不足仍是困擾

        2020年前5個月,我國機電出口企業達19.7萬家,其中三資企業3.6萬家、民營企業15.7萬家;出口額前500名的企業合計出口額同比下降5.4%,表現優于機電產品出口總體情況,占機電產品出口總額的比重從2019年同期的45.27%提高到46.05%。

        2020年前5個月,民營企業機電產品進出口情況整體優于國有企業和三資企業,出口額同比下降1.5%,占比達42.8%;進口額同比增長4.1%,占比為32.3%,是所有企業性質中唯一的進口額保持增長的主體。同時,占機電產品出口總額50.1%的三資企業,出口額同比下降10.3%。

        盡管機電外貿總體保持穩定,但2020年5月初機電商會收集的1000余家機電外貿企業(以中小民營企業為主)的經營問卷顯示,訂單不足問題依然突出。在手訂單方面,受疫情影響,有77.9%的企業訂單量較2019年同期呈現下降趨勢;幾乎所有企業都反映訂單交付受到影響;更有22.3%的企業表示,受疫情影響而延期交付甚至取消的訂單金額占其在手訂單總額的比重在50%及以上。

        產業鏈、供應鏈受阻風險

        我國機電產品加工貿易特征依然突出,尤其是手機、計算機等大額出口商品的關鍵零部件依賴進口。經貿摩擦可能導致斷供,以及疫情導致的部分關鍵零部件供應困難和價格波動等風險依然比較突出。

        以占我國機電產品進口額超過1/3的集成電路(也是中美經貿摩擦的核心領域之一)為例,進口依賴度仍然非常高。若剔除集成電路進口的拉動作用,2020年前6個月,我國機電產品進口額降幅將達到6.2%。

        經營成本和外貿成本上升

        部分國家出于抗“疫”需要,對交通及物流進行了限制,甚至進入“封國”緊急狀態,對外貿自由交流產生了極大的影響。據世界貿易組織(WTO)保守估計,當前全球貨物運輸的成本將增長25%。管制措施不僅增加了物流成本,而且會導致貨物無法按時交付,從而使企業不得不賠付違約金、倉庫滯留金等。此外,疫情導致大宗商品生產國財政能力下降,部分國家實施外匯管制措施,海外客戶推遲、壓縮甚至取消訂單,部分客戶無法支付貨款,貨物滯留倉庫,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問題,都對企業的現金流和資金鏈造成了重壓。

        產業的國際調整壓力增加

        近幾年,大國貿易摩擦、國內成本上升、機電行業國際競爭力提升等因素疊加,推動我國機電產業逐漸加快國際布局,尤其是附加值較低的加工貿易轉移壓力突出。產業在國際市場的結構性調整特征明顯,低附加值產業(或環節)的轉出與資本密集型、技術密集型的高附加值產業的轉入并存,但產業關鍵環節留在國內的比重有所增加。例如,產業鏈中間的電子元器件,2010年出口額為1 047.3億美元,占我國機電產品當年出口總額的15.9%,到2019年,出口額占比增至19.7%,反映了我國機電產品出口從整機轉向部件的結構變化。

        貿易摩擦持續增加

        2020年上半年,我國機電貿易領域摩擦案件數量與往年同期相比略有增長,涉案金額大幅上升,一些近年來很少對我國機電產品發起調查的國家也發起了貿易救濟措施。2020年上半年,巴基斯坦、菲律賓各對我國機電產品發起1起調查,均是首次對我國機電產品發起調查。同時,美國繼續對我國機電產品保持貿易摩擦案件高發態勢。

        涉案產品比較分散,包括機動車、電容器、無縫鋼瓶、割草機、立式發動機等。也有部分產品不止一次遭受貿易救濟調查,如光伏產品、石墨電極、自行車等。

        2020年上半年,機電商會共處理貿易救濟案件48起(包括5起“雙反”案件),其中新立原審案件11起(包括3起“雙反”案件),新立復審案件8起,結轉案件12起(包括2起“雙反”案件);對外發布預警通知7次;處理美國對華變壓器和起重機“232調查”法院訴訟1起;處理“337調查”案件6起。

        對機電外貿的具體建議


        疫情在全球擴散、國際經貿關系摩擦加劇和全球需求萎縮,對機電外貿造成的短期影響仍是訂單不足、人員往來受限、物流不暢等;對機電外貿造成的中期影響將是各國吸引制造業投資導致的產業國際調整趨勢加強?;诖?,對機電外貿提出以下建議。

        推動商務活動正?;?br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疫情的擴散已經影響到全球范圍內的正常商務活動?,F在企業對各項減稅降費和貿易便利化措施給予高度評價,但突出的問題依然是貿易不暢、訂單不足、國際物流成本高漲等。建議加強雙邊國際合作,設立綠色通道,保障貨物正常運輸清關、貨款及時清算。

        穩定企業信心,紓困中小外貿企業

        穩定機電外貿基本盤,構建暢通的問題解決和溝通機制;提升我國企業的國際化經營能力,跟蹤、研究重點產業發展趨勢與市場趨勢,加強部門間協調與系統應對;對目前各項減免稅費政策延期,紓困中小外貿企業;在“出口轉內銷”措施具體推進過程中,尤其在涉及國內企業采購時,適當增加經營遇到困難的外貿企業的份額。

        加大貿易和技術壁壘應對力度

        印度、土耳其等國提升手機、家電等產品的進口關稅,沙特、越南等國推出不透明的能效準入標準,都增加了我國企業的出口成本。針對國外技術壁壘,應建立以政府主管部門和商會、主要企業為主體的工作機制。

        積極擴大內需,借力“新基建”

        建議追加對國內光伏裝機的補貼預算額度,加快對原有拖欠補貼的發放速度,提高全社會對光伏裝機的積極性;增加大型國有電力集團對國內光伏電站的投資計劃,加快釋放國內需求;在“新基建”建設中,適度向外貿經營困難企業傾斜;建議加大智能網聯公交和燃料電池公交的示范、推廣,加快加氫站的建設。


        国产欧美在线一区二区三区
        <rp id="1th2j"></rp>
        <th id="1th2j"></th>

        1. <dd id="1th2j"></dd>
        2. <em id="1th2j"><ruby id="1th2j"><u id="1th2j"></u></ruby></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