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1th2j"></rp>
<th id="1th2j"></th>

    1. <dd id="1th2j"></dd>
    2. <em id="1th2j"><ruby id="1th2j"><u id="1th2j"></u></ruby></em>
      1. 2019年亞太地區外貿企業收付款調查

        2019-10-11 15:41:24

        文 | 卡洛斯·卡薩諾瓦

        本文節選自《進出口經理人》內容合作伙伴:科法斯經濟刊物,作者卡洛斯·卡薩諾瓦(CARLOSCASANOVA)系科法斯亞太地區經濟師

        2019年亞太地區外貿企業收付款調查(圖1)

        2018年,亞太地區企業不得不面對多重政治、經濟及財務困境,如貿易摩擦、全球資本流動變化無常、美國及歐洲經濟增長放緩、英國“脫歐”等。為進一步了解這些事件對企業造成的影響,科法斯在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進行了年度企業付款調查。


        2019年亞太地區企業付款調查涵蓋了亞太地區的9個國家和地區(中國大陸、中國香港、中國臺灣、日本、印度、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和澳大利亞)。調查從2018年第四季度展開,期間共收集了來自3000多家企業的數據。


        調查收集的數據顯示,亞太地區企業2018年面臨較大壓力,需要提供更長的信用期限。平均信用期限從2017年的64天增加到了2018年的69天。這與科法斯集團2015年以來在亞太地區觀察到的趨勢相符。隨著信用期限的增加,與2017年84天的平均逾期付款時間相比,2018年這一數值也增至88天。表示信用期限超過120天的企業比例從2017年的16%上升到了2018年的20%。

        中國大陸、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的企業遭遇逾期付款時間最長。相比之下,中國香港和日本企業遭遇逾期付款時間最短。


        調查數據還突出顯示了不同行業的差異。能源、建筑、信息與通信技術(ICT)行業的平均逾期付款時間最長,這些行業中超過20%的企業面臨120天或更長的信用期限。2018年逾期付款時間的延長很大程度上歸因于客戶面臨的財務困難。而激烈的競爭影響利潤以及融資渠道匱乏是這些困難的根源所在。


        在現金流風險方面,科法斯的調查考慮了超長期逾期付款(超過180天)金額在營業額中的占比。根據科法斯的經驗,80%的超長期逾期付款(ULPD)無法收回。當此類的超長期逾期付款金額在年營業額中占比超過2%時,便會對企業現金流構成風險。表示遭遇超長期逾期付款金額超過年營業額2%的企業比例從2016年的26%升至2017年的33%,并于2018年攀升至38%。此外,調查發現,表示遭遇超長期逾期付款超過年營業額10%的企業數量激增。


        根據調查結果,2018年亞太地區企業對2019年經濟的預期更加消極。中國大陸、日本、新加坡、中國香港和中國臺灣超過50%的企業表示不期待2019年經濟增長有所提升。這些經濟體直接或間接地受到美國對中國出口商品增收關稅的影響。盡管國內經濟形勢惡化,但53%的受訪企業表示其不使用任何信用管理工具來緩解信用風險。令人驚訝的是,那些預期經濟難以改善的風險管理者所在的企業,大多數承認不使用任何信用管理工具。


        付款條件:企業面臨壓力,延長信用期限


        2018年,亞太地區企業面臨較大壓力,需要提供更長的信用期限給買家,以確保業務安全。調查結果顯示,亞太企業的平均信用期限從2017年的64天增加到了2018年的69天,這與2015年以來觀察到的趨勢相符。較長的信用期限根源在于提供90天和120天或更長信用期限的企業數量上升。


        調查結果顯示,不同經濟體的信用期限有所不同:中國的信用期限最長(86天),28%的中國企業提供給買家120天或更長的信用期限;往年排在第1位的日本緊緊跟隨,其信用期限為74天,11%的日本企業提供120天或更長的信用期限;泰國的信用期限最短(42天),約70%的泰國企業提供30天的信用期限(見圖1)。

         

        2019年亞太地區外貿企業收付款調查(圖2)


        一般而言,在普遍使用貿易信用保險的市場,企業通常提供較長的信用期限,反之亦然。然而,2018年科法斯還觀察到,一些受美國對中國增稅最直接影響的市場亦獲得了較長的信用期限。具體而言,在中國大陸(10天)、中國香港(20天)、馬來西亞(20天)和中國臺灣(2天)的企業提供的平均信用期限較2017年有所增加,而在其他市場的企業提供的平均信用期限減少或保持穩定。


        調查數據還突顯了不同行業的差異:能源、建筑和ICT行業的平均信用期限最長,這些行業中超過20%的企業提供120天或更長的信用期限;農產品和零售業的信用期限最短,只有不到5%的企業提供120天或更長的信用期限(見圖2)。

         

        2019年亞太地區外貿企業收付款調查(圖3)


        根據不同的產品和行業生命周期,不同行業的信用期限自然會有所不同。2018年,能源和建筑行業提供的信用期限較2017年增長最明顯,這通常與高水平的企業債務有關。由于受到美國關稅壓力的影響,汽車、運輸和ICT行業的信用期限較2017年也有所增加。僅化工和農產品行業的信用期限縮短,而所有其他行業的平均信用期限都有所增加。


        更緊張的財務狀況,更長的逾期付款時間


        2018年,63%的受訪企業表示遭遇過逾期付款。由于企業提供更長的信用期限,與2017年84天的平均逾期付款天數相比,2018年這一數值也增至88天。中國大陸、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的企業遭遇逾期付款時間最長,表示遭遇逾期90天或更長時間的企業比例分別為39%、26%和17%。中國香港、日本和中國臺灣的逾期付款時間最短,大多數受訪企業表示其遭遇逾期付款時間不到60天(見圖3)。

         

        2019年亞太地區外貿企業收付款調查(圖4)


        不同行業之間的差異也很明顯。ICT和建筑行業的逾期付款時間最長,分別有36%和32%的企業表示逾期90天或更長時間,而零售和紙品行業的逾期付款時間最短(見圖4)。

         

        2019年亞太地區外貿企業收付款調查(圖5)


        買家逾期付款會令供應商現金流風險惡化。根據科法斯的經驗,80%的超長期逾期付款無法收回。當此類無法收回的超長期逾期付款金額在年營業額中占比超過2%時,便會對企業現金流構成風險。該比率越高,風險就越大。


        表示超長期逾期付款金額超過年營業額2%的企業比例從2017的33%升至2018的38%。由于表示超長期逾期付款金額超過年營業額10%的企業數量激增(從2017的10%增至2018的13%),現金流風險有所增加。這可能導致某些市場出現顯著的后期風險。


        在受訪的9個國家和地區中,中國大陸、澳大利亞和馬來西亞企業遭遇超長期逾期付款金額超過年營業額2%的企業數量增長最快,這一比例分別上升7%、10%和32%。特別是在中國,超長期逾期付款金額超過年營業額10%的企業數量比其他市場要多。同時,日本和中國臺灣報告超長期逾期付款超過年營業額2%的企業比例仍然保持最低。印度的現金流風險有所改善,這一比率下降了16%。


        不同行業之間的差異也很明顯。建筑、能源和運輸行業遭遇超長期逾期付款金額超過營業額2%的企業比例最高,而化工、制藥和農產品行業的這一比例最低?;?、制藥、農產品和運輸行業表示遭遇超長期逾期付款金額超過年營業額2%的企業比例有所下降。所有其他行業均減弱,這與在整個亞太地區觀察到的趨勢相符。


        經濟預期:信心減弱,但信用管理標準尚未改進


        對亞太地區的許多經濟體來說,2018年是充滿挑戰的一年。除中國和日本等主要市場增長放緩之外,該地區的一些經濟體還不得不應對中美貿易緊張升級帶來的影響,以及美聯儲一系列加息后流動性收緊的影響。


        毫無意外,大多數受訪企業(41%)認為,逾期付款天數的增加是由客戶面臨的財務困難造成的,激烈的競爭影響利潤(43%)以及融資渠道匱乏(22%)則是這些困難的根源所在,如圖5、圖6所示。在2019年增長勢頭減弱的背景下,這對于未來的付款情況來說并不是好兆頭。


        2019年亞太地區外貿企業收付款調查(圖6)


        盡管國內經濟形勢惡化,但大多數風險管理者對于銷售和現金流方面的前景仍然保持樂觀。根據調查,41%的企業預期2019年銷售會有所改善,而僅20%的企業表示其預期銷售會惡化。與此同時,對現金流的預期甚至更加樂觀。50%的企業預期2019年形勢會有所改善,僅14%的企業預期業務將處于惡化狀態。這表明,風險管理者對外部環境的看法與其成功駕馭這些風險的能力存在矛盾。


        国产欧美在线一区二区三区
        <rp id="1th2j"></rp>
        <th id="1th2j"></th>

        1. <dd id="1th2j"></dd>
        2. <em id="1th2j"><ruby id="1th2j"><u id="1th2j"></u></ruby></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