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1th2j"></rp>
<th id="1th2j"></th>

    1. <dd id="1th2j"></dd>
    2. <em id="1th2j"><ruby id="1th2j"><u id="1th2j"></u></ruby></em>
      1. IMF 2022年1月世界經濟預測

        2022-01-26 09:05:46

        4-2201260Z943J5.jpg

        供給出現擾動,通脹不斷上升,債務達到創紀錄水平,不確定性持續不退——當前各國正面臨著上述因素的困擾,全球經濟增長有所放緩。

        新冠疫情已經進入第三年,全球經濟的持續復蘇面臨多重挑戰。由于奧密克戎變異毒株迅速傳播,許多國家重新采取措施限制人員流動,勞動力供給短缺現象加劇。供給擾動仍在拖累經濟活動,并導致通脹上升——其在強勁需求和食品、能源價格高企之外,給通脹帶來了更多壓力。此外,創紀錄的債務和不斷上升的通脹 限制了許多國家應對更多擾動的能力。

        但各種挑戰的持續時間可能不同。相比德爾塔毒株,新的奧密克戎毒株的感染癥狀相對較輕,預計感染病例激增的情況將較快緩解。因此,IMF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預計,盡管奧密克戎毒株將對2022年第一季度的經濟活動造成拖累,但其影響將從第二季度開始消退。

        其他挑戰和關鍵政策則將對經濟前景產生更大的影響。我們預測全球經濟今年將增長4.4%,比之前的預測值低0.5個百分點,主要是因為美國和中國增長預測值被下調。美國增速預測的下調原因包括:國會通過“重建美好未來”法案一攬子財政措施的可能性下降,當局更早退出非常規寬松貨幣政策,以及經濟面臨持續的供給擾動。中國的增長預測之所以下調,是因為房地產部門持續收縮,且私人消費的復蘇弱于預期。供給擾動也導致其他國家(如德國)的增長預測被下調。我們預計2023年全球經濟增速將放緩至3.8%。這比2021年10月《世界經濟展望》的預測值高出0.2個百分點,主要原因是在當前抑制增長的各種因素消散之后,經濟增速將會回升。

        4-2201260916351G.png

        我們上調了發達經濟體以及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2022年通脹預測值,預計較大的價格壓力將持續更長時間。我們假設供需失衡將在2022年緩解,這是因為有關行業預計供給將改善,而需求將逐漸從商品消費轉向服務消費,且當局將退出非常規的政策支持。此外,期貨市場顯示,2022年能源和食品價格的上漲速度將放慢。假設通脹預期繼續得到錨定,預計通脹將在2023年消退。

        4-220126091A5A8.png


        即使經濟持續復蘇,各國前景分化的問題仍將持續。發達經濟體的產出預計將在今年恢復至疫情前的趨勢水平,但部分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將在中期遭受巨大的產出損失。估計2021年的極度貧困人口比疫情前趨勢水平增加約7000萬人,這將使減貧成果倒退若干年。

        4-220126091S1521.png



        經濟前景的預測存在很大不確定性,風險總體偏向下行。如果出現更危險的毒株,危機可能持續更長時間。中國的“零病例”抗疫策略可能加劇全球供給擾動,并且,如果中國房地產部門的財務壓力擴散至更多經濟領域,則將產生廣泛的影響。如果美國通脹上漲超預期,美聯儲可能會大幅收緊銀根,全球融資環境可能急劇收緊。地緣政治緊張和社會動蕩也給經濟前景帶來風險。

        全球努力

        為了應對世界經濟面臨的眾多嚴峻挑戰,我們必須戰勝新冠疫情。為此,全球需要共同努力,確保各地民眾能廣泛接種疫苗、開展病毒檢測并獲得治療方法——包括最新開發的抗病毒藥物。到目前為止,低收入國家只有4%的人口完全接種了疫苗,而高收入國家的這一比例達到了70%。除了確保低收入國家能以可預見的方式獲得疫苗之外,還應為其提供援助,幫助它們提高接收疫苗的能力并改善醫療衛生基礎設施。各方亟需彌合“獲取新冠工具加速計劃”(ACT)的234億美元融資缺口,并鼓勵技術轉讓,以加快實現重要醫療物資的多元化生產,這在非洲地區尤其如此。

        在國家層面,政策應考慮本國具體國情,包括經濟復蘇程度、潛在通脹壓力和可用政策空間。財政和貨幣政策應相互配合,實現經濟目標。鑒于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政策還必須保持靈活,根據最新經濟數據進行調整。

        許多經濟體的政策空間已經縮小,其他一些經濟體正在經歷強勁的復蘇。在此背景下,預計大多數國家的財政赤字今年將收縮。財政政策重心應繼續放在醫療衛生部門上,必要時提供的轉移支付應有效針對受影響最大的群體。所有措施都應在中期財政框架內實施,該框架將為確保公共債務可持續確立一個可信的路徑。

        大多數國家的貨幣政策正處在緊要關頭。美國等一些國家出現了廣泛的通脹,同時經濟在強勁復蘇。在一些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以及發達經濟體,高通脹可能變得根深蒂固。這些經濟體應退出非常規貨幣政策支持。一些國家的央行已開始加息,以提前應對通脹壓力。關鍵是要對政策立場收緊進行良好的溝通,確保市場有序反應。在核心通脹壓力仍然不高、復蘇進展尚不充分的國家,貨幣政策可以保持寬松。

        隨著今年更多國家收緊貨幣政策立場,各國需進行調整,適應利率上升的全球環境。擁有大規模外幣借款和外部融資需求的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應在可行的情況下延長債務期限并控制幣種錯配,為可能出現的金融市場動蕩做好準備。匯率彈性可幫助實現所需的宏觀經濟調整。在一些情況下,當局可能需要采取外匯干預和臨時性資本流動管理措施,以便為貨幣政策提供空間,使其能夠重點關注國內形勢。

        隨著利率的上升,低收入國家(其中60%已經處于或很可能陷入債務困境)將發現越來越難以償還債務。需要改進二十國集團的“債務處理共同框架”,以更快地實施債務重組。在債務重組談判期間,二十國集團債權人和私人債權人應暫緩要求債務人償還債務。

        新冠疫情已經進入第三個年頭,與之相關的全球死亡人數已經增加至550萬人,而相比疫情前的預測,經濟損失到2024年預計接近13.8萬億美元。如果沒有科學界和醫學界開展的非凡工作,沒有各國迅速采取的有力應對政策,這些數字還會糟糕得多。

        然而,為降低損失并縮小各國復蘇前景的差距,仍有大量工作有待完成,各國(尤其是發展中國家)需要采取政策措施,彌補兒童遭受的嚴重學業損失。從全國停校天數看,平均而言,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國家比高收入國家要多出93天。氣候方面,為了在2050年之前實現凈零排放的目標,需要加大力度推進有關工作,包括建立碳定價機制,開展綠色基礎設施投資,提供研究補貼,以及為有關倡議提供融資,使所有國家都能投資于減緩和適應氣候變化的措施。

        過去兩年的情況再次證實,這場危機和當前的復蘇進程是前所未有的。政策制定者必須保持警惕,密切關注各種最新經濟數據,制定應急預案,并隨時準備在短時間內進行政策溝通并開展政策調整。與此同時,我們應開展積極有效的全球合作,確保世界能夠在今年走出疫情。

        4-220126091Z9463.jpg


        国产欧美在线一区二区三区
        <rp id="1th2j"></rp>
        <th id="1th2j"></th>

        1. <dd id="1th2j"></dd>
        2. <em id="1th2j"><ruby id="1th2j"><u id="1th2j"></u></ruby></em>